奋斗先锋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-企业文化-奋斗先锋

“魔鬼风区” 的逐梦人—塔城分公司第三党支部书记、生产技术部副主任崇新红

时间:2018-09-20 14:58:56      已点击:    【字体:

    “老风口,老风口,十车经过九车翻,十人通过九卷走。”新疆塔城地区玛依塔斯的风大家可能早有耳闻,夏季飞沙走石,冬季长达20公里的老风口路段常常刮起10级以上大风,狂风卷着积雪肆意狂奔,道路被1米以上的大雪覆盖,使车辆受阻,造成人员伤亡。玛依塔斯的雪大家也并不陌生,但是那些常年在玛依塔斯风电场保设备、抢发电、拼效益,默默付出的一线职工,大家可能了解的还不太多。

    2011年9月,玛依塔斯风电场投产在即,我和一批技术骨干从乌苏热电调到了玛依塔斯风电。虽然来之前,对艰苦的环境有一些心理准备,但踏上风电场的那一刻,面对茫茫的戈壁,耳畔呼呼刮来的大风,我的心还是凉了半截。
    在40不惑的年纪,远离年迈的父母和妻儿,离开熟悉的工作环境,只身来到戈壁滩上,当时极力说服家人想要干一番事业的踌躇满志瞬间烟消云散。转头望着和我一样表情复杂的同事,看着矗立在戈壁深处的风机,耳边依稀响起了临行前领导鼓励的话语:“新红啊,你是我们热电公司的技术骨干,作为领头人,到了玛依塔斯千万不能给热电公司丢脸啊。”

    “是啊,不能给热电公司丢脸,30万的机组都干下来了,还能被这戈壁滩和33台风机吓住了不成。”我在心里默默为自己打气。

    困难从不会因你的畏惧而减少,只会因你的勇敢而结出硕果。那段日子为了电站顺利投产,白天,我和团队一个环节一个环节的“死抠”生产设备,大到每个设备,小到一个空开,我们都能准确说出它的位置和原理;晚上,大家聚在办公室里查资料、翻设计图,遇到不懂的就“缠着”厂家技术人员为我们讲解。

    功夫不负有心人,2011年12月30日零点58分,玛依塔斯风电成功并网发电,那一刻,风电场沸腾了,潘家强拉着我的手激动的说:“崇场长,并网了,终于并网了”,看着这个平时不苟言笑,此时却满眼噙着泪水,开心得像个孩子般的中年人,一种久违的成就感和幸福感油然而生。
    “誓战老风口,勇超小白杨”的企业精神不光光是一句口号,是常年驻扎在玛依塔斯的风电人与大自然搏斗的精神写照。

    在玛依塔斯待久了,如果冬季的哪一个月没有白毛风,心里反而会觉得蹊跷。2014年的农历除夕,我和十几名员工没有回家,与成千上万个电力人一样,坚守在生产发电的最前线。年三十一大早,我就和食堂打了招呼,整顿饺子大家一起吃顿年夜饭。正想着,集控室传来报告,起风了。不到5分钟,狂风卷着暴雪漫天翻卷,不远处原本清晰可见的风机早已消失在一片白茫茫中。

   “白毛风”来了。根据往年经验,这场风雪短则5天,长则20多天,值班长孙永康无奈的说道:“看来这个春节我们又要和白毛风一起过了。”10点半,风速达到11级,场区可见度为零,玛依塔斯风电场再次成为了一座“风雪孤岛”。

    灾情就是命令。风电场抗灾保电党员突击队与托里县抢修指挥部取得联系,实现统一联动,调配备品备件等应急物资,完善主厂房室外消防管道、SVC无功补偿装置等保温,对变压器、特殊开关等关键设备进行检查....一项项应急措施有条不紊的实施着。

    除夕夜,本应是与家人围坐看春晚,陪孩子放烟花,但在西北边陲的玛依塔斯,我们这群风电人正在狂风暴雪中与大自然开展着比拼!  

    这一夜,风电场全员待命,大家和衣而卧,时刻准备着应对突发情况。只是一夜,白毛风就在升压站前吹起了一道长30米、宽10米、高2米的雪墙,配电柜被积雪完全淹没,办公楼前的积雪更是高达3米,电动大门不听使唤,死死的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第二天趁风雪较小间隙,突击队立即对风机检修道路和升压站内积雪进行清理,铲车无法进入就人工拿着铁锹一点点地挖掘,零下30多度的寒风里,口中的哈气将睫毛染上了一层冰霜,汗水却已经浸湿了毛衣,手中的铁锹却不敢停歇。

   经过6个多小时的努力,一条通往风机的检修道路被打通了。本以为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,谁曾想到,夜里一场大风又把刚刚铲开的路、挖开的雪再次埋了回去。大年初三上午10点,在集控室监盘的薛国胜,发现距离办公区直线距离6公里的33号风机显示出现故障,风机已停运。

   此时,通往风机的道路已被风雪重新掩埋,接到抢修指令的运行维护班班长范相业只能靠双脚徒步前往。我看了看风功率预测,嘱咐小范,“你们有5个小时的时间,要快去快回,对讲机要保持畅通,如果感觉不对,要迅速向主控报告,白毛风可不是闹着玩的,要把大家安全带回来。”

   范相业笑着说:“放心吧,崇场长。”望着他们蹚着没膝深的积雪,深一脚、浅一脚渐渐消失在雪中的背影,我在心里默默祈祷,千万不要提前起风,这样的天气,一旦起风肯定是白毛风,如果不在短时间内撤离,就会被困在风雪中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五个小时抢修简直度日如年,大家眼睛始终盯着电脑屏幕上的风速显示,表情和心情也随着风速的大小跌宕起伏:10米、12米,半小时、1小时……两个小时后,对讲机里传来范相业的声音:“主控,我们已经到了33号风机”,半个小时后,故障处理完毕,复位-正常-启动-偏航。

    下午5点多,当老范带着一帮小伙子回到驻地时,他们的眉毛和头发上全是冰碴,脸颊冻得通红,手脚僵硬的都无法自己摘下手套、脱掉棉鞋。当我帮小范脱下手套时,发现他的一双手满是水泡,这是前一天在清雪时磨出来的。为了将风灾转化成利润,在风雪肆虐的十几天里,玛依塔斯风电场时刻保持着“战斗”状态,每人每天平均铲雪4个小时左右,徒步巡检近20公里,设备抢修20余次。

    仅仅10天,全场发电量达到1468万千瓦时,是平常一个月的发电量。这样的故事每年都会在玛依塔斯风电上演,在戈壁中伫立的99座风机在我们心中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,只有他们活蹦乱跳、快乐旋转,我们才安心。

   2016年在公司的支持下,风电场成立了以我的名字命名的创新工作室。为了真正发挥工作室创新创效、服务生产的作用,我和工作室技术骨干们时刻留意着场站日常维护中存在技术问题。2017年,一次风机日常维护时,检修人员发现部分风机轴承磨损严重,轴承更换后还时常出现启动困难的情况,此时正值发电黄金期,频繁出现风机轴承磨损,将制约场站的发电量。这时,我和技术骨干范相业沟通后,决定将这个问题作为当年工作室技术攻关项目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,通过仔细观测、不断摸索,问题症结找到了,原来是排油收集瓶设计不合理,废旧油脂和磨屑不能及时排出,新油又难以注入,变桨轴承润滑不良造成磨损加剧。

    找准了“病灶”,在接下来的两个月的时间里,工作室成员们利用倒班休息时间,对风机数据进行逐项核查,一次次的试验比对、一次次方案的调整。最忙的那段时间,在30多度高温下,我和大家每天要在高达65米的塔筒平台上工作近10个小时,午饭只能从风机吊物孔提上来吃,一天下来,经常是双腿麻木,要想从塔筒上顺利爬下来都变得很困难。

   付出就有收获,经过反复实验和论证,工作室利用机组变桨轴承内部的全密封性,采用大气压强注射器原理,设计了一个简单的注射管,实现了风电机组变桨轴承废旧油脂清除及收集处理。

   这项技术革新被运用当年,玛依塔斯风电场油脂同比用量降低20%,厂用电量同比降低5%,轴承备件损耗降低30%,更加令人鼓舞的是,我们的技术革新在2017年获得了集团公司职工技术创新成果二等奖,全国电力职工技术创新成果三等奖。

   转眼8年时间过去了,当时和我一起来到塔城分公司的“老伙伴们”已经都成为场站的负责人或技术带头人,年轻的“小伙伴们”也已纷纷成长为各场站的业务骨干。

   习近平总书记说过“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”。借用一位同事日记中感悟:“我们在经历寒冷、风雪和寂寞的同时,也感受着同舟共济、互敬互重、彼此关爱带来的坚强、温暖和快乐。每一次心灵的触动都带给我许多感悟,我们是新时代的拓荒者、是贫瘠边陲的开垦者、是魔鬼风区的筑梦人。”


白小姐9期马研究